魔性的◇澈澈

畫風超魔性。腦袋有洞不用救。
灣家妹子。繁體字。
本身熱愛黑暗、獵奇向題材,請小心入內。
全職,ALL葉、主黃葉,其餘雙葉、傘修、吳葉、心髒(3+2)葉、盧葉、藍葉、雙鬼葉、雙花葉通吃←


黃少&葉神生日8碼

葉修生日快樂!

哇啊啊葉修生日快樂!!!!!!!!!!
看蟲爹微薄差點看哭,好喜歡葉修,好喜歡QQ
這應該是我第三年幫你慶生了,生日快樂啊,葉神。
算起來好像才20歲吧,還是小隊長的年紀呢w(而且還比我小w)
小隊長,生日快樂,你的未來還很常,路上也許有風有雨,但你身邊還有很多人,加油啊。
之前在做總審有一段時間難受得不得了,但想到你所說的:
「以為努力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不要太得意忘形啊!」
「努力是最不值得拿出來誇口的東西,因為這只是基本,是人人都會做到的,是最底層最渺小的東西。搞清楚這一點,再向高處攀登吧!」
就又覺得必須努力下去啊,你都沒有放棄,我怎麼可以放棄,我可是你的執葉(?)粉絲啊www
最喜歡你了w
再說一次,葉修、葉秋生日快樂!

最後必須說一句,
此生無悔入榮耀,但求一睡君莫笑。

【尼吉】

◇ACCA13区監察課,尼諾x吉恩
◆ACCA動畫官網『おやつの時間』圖衍伸

ジーン「すごいなお前。そんなにたくさん」

ニーノ「お、このチョコ俺の好きな店のやつだ。うまそう」

ジーン「…それ全部食べる気?」

ニーノ「お前も喰う?やるよ」

ジーン「いらない」

◇繁體字
◆情人節paro
◇聽說今天是愚人節,而愚人節是最好的情人節(歪理
◆好像有點OOC而我依舊想不到文章名


  情人節這個節日對於高中女生來說,是個可以從一個月前就開始期待的節日。買材料、製作巧克力到包裝,即便手工巧克力做起來相當耗時,依舊讓想傳達心意的女孩們願意花費精力在這件事情上。
  吉恩一到學校就感受到了氣氛的不同,女孩們三三兩兩的成群,或藏或大方的將巧克力拿在手中,互相慫恿著去找目標對象告白。
  來到教室便發現已經坐在座位上的他熟悉的友人桌上有著一小座巧克力山。
  「好厲害啊。」吉恩放下背包,來到尼諾身旁,近距離觀看更能感受到這座巧克力山的壯觀。
  不過也並不意外,尼諾的外表不差,雖然略為冷淡但如果需要幫助他也不會吝嗇給予,且他那相對於其他人更加成熟的氣質,反而讓這個年齡的女孩們趨之若鶩。
  「早啊吉恩。啊,這個是我喜歡的店的巧克力,看起來真美味啊!」尼諾正從巧克力山裡面挑出了其中一盒,拆開包裝紙後從裡面挑出了其中一顆塞到口中。
  「這些全部都要吃完嗎?」全部吃完會巧克力中毒吧?吉恩看著那誇張的數量忍不住這麼想。
  「你想吃的話也可以喔?」尼諾將巧克力遞到他面前,而吉恩只是搖搖頭。
  說到底其他女孩送給尼諾的巧克力,給他吃也不好吧。

  躁動的氛圍一直持續到放學。
  從抽屜裡拿出今天午飯時間收到的巧克力--午飯時間吉恩也被叫出去告白了,不過他沒有接受,畢竟要跟一個從來沒說過話的女孩子交往對他來說也有一點太強人所難。女孩也沒勉強他,只是將巧克力塞到吉恩手中,便跑走了--收到背包中,便和早已收拾完畢的尼諾一同走出學校。
  「看來你今天也是有收穫嘛。」尼諾調侃著吉恩。
  「可沒你來的豐富。」吉恩瞥了一眼尼諾手上的袋子,裡面裝滿了尼諾今天的『戰利品』。
  「可我還沒收到最重要的那份呢。」尼諾的話讓吉恩的腳步一頓。
  「……你怎麼知道我今天有帶巧克力?」吉恩望向尼諾。
  「嗯……隨便猜的。」尼諾輕笑。
  「喏,媽媽叫我給你的。」吉恩從包包裡拿出了一盒包裝的相當精緻的巧克力,遞給了尼諾。
  「那你的份呢?」尼諾沒有接過,只是笑的看著吉恩。
  吉恩沒接話,沉默的和尼諾對視幾秒,最後像是認輸的移開目光撇過頭,從包裡又拿出了另一份包裝的有些差的巧克力。
  尼諾望著想裝作沒事的卻殊不知他那害羞時就會泛紅的耳朵早已出賣他的吉恩,揚起嘴角:「謝啦,情人節快樂!」
  「唔。」尼諾看著越走越快的吉恩,邁開步伐追了上去。



【尼吉】賭

◇ACCA13区監察課,尼諾x吉恩
◆賭博paro,沒去過賭場不知道有沒有BUG
◇繁體字
◆想不到文章名QQ


  約略是少年時期那對於大人的未知世界懵懂無知的憧憬,吉恩曾在學生時代和尼諾去過一次雅卡拉區的賭場——那時的他還對於尼諾能讓未成年的他們兩個進去這件事感到不可思議,殊不知事實上當年的尼諾早就超過能隨意進出賭場的法定年齡了。
  賭場昏黃的燈光帶著迷醉的味道,吸入肺裡的除了酒氣還有他不算生疏的——在他那棟大廈裡經常能聞到的煙味。

  尼諾看著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邊走的吉恩,明明表情和平常沒什麼不同,但卻沒由來的就是感覺到吉恩在緊張。賭博時跟他玩心理戰大概會很困擾吧,完全看不懂他到底有沒有拿到好牌。這麼想著的尼諾便忍不住笑了出來。
  吉恩用眼神瞄了他一眼問他怎麼了,而尼諾只是笑著搖搖頭。
  尼諾帶著吉恩去換取籌碼——他們換的不多,畢竟只是來玩玩而不是想做什麼一夜致富的發財夢——便在賭場內物色起第一個要玩的目標。
  「看看那個?」尼諾順著吉恩指的方向看過去,是吃角子老虎機。
  「知道玩法嗎?」走道機器旁,尼諾率先坐了下來,投入籌碼,拉下拉霸。
  螢幕上的圖案快速轉動起來,當所有圖案都停下來時,理所當然的什麼都沒中,尼諾看著這個結果,自嘲的笑了笑:「嘛,也是啊,畢竟都叫吃角子老虎機……」話還沒說完,便聽到一旁的機器發出中獎的音樂,而坐在機器前的吉恩一臉無辜的望了過來。
  尼諾的嘴角抽了抽,他可都忘了,這傢伙可是『皇家』血統呢。
  等賭場服務員過來確認完,他們才又繼續在賭場裡尋找下個目標。
  兩人在賭場內幾乎把所有遊戲都玩過一輪,和一開始換的籌碼相比大概小賺了一點,需要點技術或者打心理戰的遊戲尼諾比較容易賺錢,而單純只靠運氣的遊戲吉恩不知道為什麼幾乎都會賺,尼諾都覺得賭場的負責人看起來很想把他們轟出去。
  「還有什麼想玩的嗎?」尼諾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問著已經玩起手中籌碼的吉恩,不意外的他搖搖頭,意思是可以走了。

  
  「玩的還開心嗎?」從賭場出來的倆人往酒店的方向散步著,晚上比起白天稍涼了些,吉恩的頭髮因夜風揚起,在雅卡拉區這個就算已經入夜卻依然喧囂的城市燈光下閃閃發亮。尼諾想將這個瞬間拍下,手摸到胸口時才發現自己沒帶相機。
  「還可以吧。」吉恩想了想,才又開口:「真要說的話沒想像中那麼有趣?」
  「哈哈,有賺錢的你就別抱怨啦。」尼諾低笑著,輕輕用手肘撞了一下吉恩。
  「你也賺了不少吧?」
  「可沒你多。」
  「要回旅館了嗎?」
  「要去喝酒嗎?」
  「我們可還未成年呢。」
  「未成年的你剛剛可是去賭場溜了一圈。」
  「……不准把我灌醉。」
  「是、是。」




*ヤッカラ區我翻成雅卡拉區

寫這篇的時候好像是第九集剛演,然後第十集就出現了有賭場的ヤッカラ區w
真的好喜歡他們啊不知道有沒有寫好,文力不及他們的百分之一萌QQ


第二年的,葉修生日快樂!

第二年的,葉修生日快樂!
雖然我已經幾乎快退坑了,但還深深記得那些感動。
全職大概是我少數看哭了好幾次的小說,人格魅力什麼的...之類的XD?
謝謝你給過我的感動、能遇見你真的很好,真的。
再一次的,葉修生日快樂!
葉秋也生日快樂呀!
(剛剛偷看了一眼時間是5:20呢!)

【雙N】怪盜PARO設定

◇繁體字
◆請先看過這篇在來吧XD!
◇那篇的謎底也會在這揭曉(?)

總之是來談談梗和私設開的一篇,這個就不佔TAG了!(然後就沒有人看到了(O
其實只是因為文力和智商都不夠所以要靠談談補足的東西而已(哀傷




設定部分

1.KYO老師平常的下線時間大概是12點左右,用這點來寫他是為了去當怪盜(?)

2.『在狹窄的樓梯間裡追逐,不斷的向上爬讓他本來就不算太好的體力接近疲勞,對方卻游刃有餘到甚至還能停下來等他追上再繼續向上。』文中的這裡玩了一點馬車梗,總是停(接)下(待)來等NURU的KYO老師


有關感情線部分私設

先說一下,因為我自己覺得KYO老師的告白應該是會用相當隱晦的方式,所以設計了兩段告白,一個沒被接下的歪球和一顆直球...或者說因為歪球沒被接下來所以又丟了一顆直球的KYO老師...(說什麼呢

再然後,總之是故意用日文告白的,覺得講日文的兩人都好可愛啊,好蘇!(私設多過天


1.「月が綺麗ですね」←夏目漱石的梗,應該算是個很常見的梗,意思這裡就不解釋啦!然後這也是前面所謂沒有被接下的歪球。

2.因為是名偵探NURU和怪盜KYO,所以私新加了解謎,雖然因為文力不夠所以完全沒辦法讓人猜到呢(哀傷

『話說你就不能專一點嗎?什麼都偷然後隔天又還回來,你這個人到底是有多無聊啊!好歹也找個喜歡的東西下手啊,就沒有什麼特別喜歡的東西嗎?』從NURU說這段話開始,請注意KYO老師的話,每句話的開頭藏頭。

「原來在意的是這個嗎?你猜啊,猜對了我就告訴你!」

「速度這麼慢可是抓不到我的啊!不過如果你用軟軟的聲音求我的話我也許可以考慮一下?」

「周五的約會,喜歡嗎?」

「期待下周吧?我還會再來的喔!」

「表現得這麼明顯的拒絕,我很傷心啊!」

直接讀頭音,『元素週期表』請去把表查出來,然後最後的數字就對應著這個表...

“19,39,8, 16,92,19,53,7,92,44”

19=K

39=Y

8=O

16=S

92=U

19=K

53=I

7=N

92=U

44=RU

這邊設計是解謎和文中的KYO老師在回答NURU最喜歡什麼這句話,也是所謂直球的部份XD


因為智商和文力不足沒辦法讓大家直接解出來對不起(爆

這篇稍微比較隱晦的梗大概就是這些,如果喜歡就太謝謝了QQ

自己的智商是硬傷什麼的,真是難過呢_(:_」∠)_



【雙N】怪盜PARO

◇NintendokyoxNURU
◆繁體字
◇文風可能有點跳痛,文力有點不夠支持這篇(つД`)
◆有小小的解謎向
◇謎底答案最下面有網址解答(



  看著螢幕右下角跳回零點的時間,NURU把玩到一段落的遊戲存檔、結束錄製,對著觀眾們說了晚安和掰掰,便關掉了直播間。
  坐在椅子上的他將手伸過頭頂伸了一個懶腰,重新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瞥見放在桌上的討戰書。
  用指間摩娑著那張名片大小的白色卡片,上頭只印刷上犯案時間和要竊取的物品,其餘就什麼也沒有了,這便是那個大名鼎鼎的怪盜一貫的風格。
  在一收到這張卡片時他便做了指紋鑑定,結果當然是一如既往的沒有收穫。不如說,如果真的讓他找到了其他人的指紋,他都還得懷疑一下是否是他想嫁禍給別人而故意留下的。
  將掛在玄關的外套穿上,打開家門,朦朧的夜色向他襲來,午夜的世界靜悄悄的,在月光的照射下帶著一點迷幻的色彩。
  「說什麼叫我早點睡覺,明明自己也都這個時間跑出去啊……」


  星期五跨過十二點後的星期六的午夜,這是他們的遊戲時間。
  他在暗而他在明。
  讓NURU知道他的犯罪時間和盜取物品,確實是故意的沒錯。
  畢竟在沒有線索的情況下NURU要能找到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每次犯案之前他都會先寄挑戰書給他。
  要說為什麼的話……就和遊戲一樣,一個人玩不就太寂寞了嗎?

  NURU找到他的時候,那人正拿著已經從防盜鎖裡偷出來的寶石,對著月光瞇著一隻眼睛觀察著。
  已經是第幾次了呢?明明可以在他來之前逃跑,卻慢悠悠的在那欣賞著自己的贓物,如果說一開始對他這種近乎鄙視的做法有所厭惡,現在卻已經對這人的態度感到麻痺了。
  在這個人剛出來時,警察還會和他一起全力追捕,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卻只剩下他一個人了。也許是因為他就算偷了東西隔天便會歸還,所以與其大批的警力徒勞無功不如等他將東西歸還?
  他不知道。
  也有人對他說過:你看,你追了他好幾年了,卻也沒抓到他啊?還是放棄吧。
  他應了聲,卻依舊過著和他貓追老鼠的日子。說他倔將也好、不知變通也好,總如果就這樣放棄了,那就輸了呀。
  腦子裡那樣胡思亂想著,他屏氣凝神的靠近他,這個動作並不需要什麼特別的思考或故意,不如說因為已經做了無數次,所以熟練的不得了。
  也是第無數次的的,在差大約十公尺的距離時,那雙眼睛準確無誤的找到了他的位子。
  「終於來啦!」如果把背景切換到遊樂園,他的語氣就像是終於等到約好的朋友到達時那樣興奮的小朋友。
  NURU有一點無奈,我們應該是敵人吧,站在對立面的吧,你是怪盜我可是偵探啊?
  「欸你今天怎麼不說話啊,在不來抓我我可要跑了啊!你又會失去抓到我的機會呢!」那邊的他還這樣的挑釁,用著不快的速度三步一回頭的離開。
  除了追上去以外他還有其他選擇嗎?……當然是沒有。
  
  在狹窄的樓梯間裡追逐,不斷的向上爬讓他本來就不算太好的體力接近疲勞,對方卻游刃有餘到甚至還能停下來等他追上再繼續向上。那畫面如果被旁人看到大概怎麼也想不到是偵探在緝拿怪盜吧?
  微微喘著氣的用力推開頂樓那有些厚重的鐵門,夾雜著涼意的風吹亂了髮絲,迷幻炫目,他看見那人嘴角揚著自信且張狂的笑容站在大樓邊緣的欄杆上望著他。
  那雙眼睛裡,只有他的倒影。
  明明應該上前去逮住他,讓他接受法律制裁的,但他無法動彈,腳像被釘在地上一樣一步也無法前進。
  沉默、月色和他張張合合的嘴裡吐出的無聲話語——
                         「月が綺麗ですね」

 


  「為什麼不逃走?你明明有足夠的時間離開的。」聲音劃破空氣,NURU終於鼓起勇氣開口打破這寧靜。
  他眨了眨眼睛,微微的歪過頭問道:「哎呀,我有輸給你過嗎?」
  「嗯……也是啊。」也是啊。不管是現實,還是網路上,KYO確實都沒輸過。
  遊戲上他能做到不拖他後腿就已經很吃力了,偶爾贏的幾局不外乎都是被「接待」著。至於現實……如果已經抓到了他現在還需要在這邊和他四目交接嗎。
  是的,他隱隱約約是知道的,關於網路對面的那個人,和面前的這個怪盜,是同一個人這件事。
  大概是故意的吧,他總是時不時的透露一點訊息,卻又裝做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和他交流著。
  有一段時間他是真的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知道了又怎麼樣呢?他完全拿他沒辦法,就算去跟警察說網路對面的那個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怪盜……又沒有確切的證據,誰會信啊。
  「哎,你別想太多啊!」
  似乎是看NURU的表情有些沉重,KYO出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把有些負面的思緒暫時放下,他開口:「話說你就不能專一點嗎?什麼都偷然後隔天又還回來,你這個人到底是有多無聊啊!好歹也找個喜歡的東西下手啊,就沒有什麼特別喜歡的東西嗎?」一邊吐槽著,一邊慢慢的向他的方向移動,而KYO也沒有逃,就那樣站在那裏,他們的距離剩下不到一公尺。
  「原來在意的是這個嗎?你猜啊,猜對了我就告訴你!」在風大的樓頂還踏在欄杆上也不知道這人是不要命還是膽子大,KYO的笑聲和那個他重疊,熟悉卻又陌生。
  「不猜!而且難道說求你了你就會乖乖給我抓住嗎?」NURU突然的跨出一步伸出手想抓住他的衣角,KYO卻也迅速反應過來,一個翻身、跳躍,他看著他用不合乎常理的拋物線在瞬息之間便跨越到了對面大樓的欄杆上。
  「速度這麼慢可是抓不到我的啊!不過如果你用軟軟的聲音求我的話我也許可以考慮一下?」即使因為兩棟樓的距離有些遙遠,他卻能想像此時KYO說著這句話時得瑟的樣子。
  「……你這個人真煩啊。」
  反正也追不到對方了,NURU有些自爆自棄的靠在欄杆上和對面的人隔空對話起來。
  「周五的約會,喜歡嗎?」
  「你這要讓我怎麼吐槽…不喜歡!而且我是偵探你是怪盜啊!」
  他聽到了他的笑聲。
  「期待下周吧?我還會再來的喔!」
  「討厭,才不要!哪裡來的趕緊哪裡回去吧!」
  「表現得這麼明顯的拒絕,我很傷心啊!」
  「你煩死了!」

  「嘛,也差不多到時間該說掰掰啦!不要太想我啊!」
  「……誰會想你啊!」

  太陽悄悄的從地平線的另一端升起,在回家之前NURU買了一桶炸雞準備好好犒賞自己,以消除這次又沒抓到KYO的憤恨。
  ……雖然他本來就不覺得能抓到他就是了。
  回到家後他把買好的炸雞放在電腦桌前,換好衣服準備邊瀏覽下網頁看看有什麼新遊戲邊吃熱騰騰的炸雞。
  聞著誘人的香味打開炸雞桶時,卻發現裡面夾著名片大小的紙,NURU看著手中的卡片,這是那人的風格沒錯,但今天應該已經結束了啊?疑惑的歪了下頭,仔細的看起卡片上的內容。
  像是想通什麼,他在腦中搜索著對應詞。
  然而在謎底即將揭曉之前,他卻突然的丟下那卡片摀住臉,發出了細微的呻吟,只見從耳後到被頭髮遮住只露出一部分的頸部上都隱隱約約的浮著淡淡的紅暈。
  空白著紙上寫著一串數字。

  "19,39,8, 16,92,19,53,7,92,44"




一些設定(梗)和數字的解答→戳我

【雙N】只要你一步

◇NintendokyoxNURU
◆繁體字




  知道嗎?

  只要你的一步,剩下的九十九步我來走。

 

 

  坐在電腦前的NURU握著滑鼠,星期五的晚上他有了空閒,嘴裡含著橙子味的硬糖,思考著是要直播呢,還是自己玩點小遊戲錄著? 

  突然間左下角的QQ跳起提示,名字是那一串英文字母,看著那個名字他頓了一下,沒有動作。 

  「……KYO老師。」

  他知道他們最近的氣氛有那麼一點的曖昧。

  儘管對兩個男生之間用曖昧這個詞相當微妙,但除此之外他也找不到更適合的形容詞。

  他並不是個很熱情的人,甚至可以說他把二次元和三次元分的很清楚,螢幕裡面的他可以很奔放自在,然而回到螢幕外面後又是那個拘謹的他。

  可是他不一樣。

  他用滑鼠翻了翻QQ的紀錄,他們倆大約才熟悉半年的時間,聊天量卻幾乎是他與其他人的兩倍以上。有些是正經的遊戲討論,有些是沒營養的互相吐槽,又或者是各種奇奇怪怪的腦洞閒聊。

  在他面前,他很努力的在拿捏著度,卻依舊漸漸失去平衡。忍不住的任性,不經意的撒嬌,那人卻能毫無壓力的接下,然後輕輕鬆鬆的軟化他的防備。

  有些無力,但卻發現除了順其自然之外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QQ又跳了一條訊息出來,接在剛剛的打招呼後面。

 

  NURU,我最近要去出差,會多待一天的時間,你要不要來當我的地陪啊( ̄3 ̄)?

 

  他怔怔的看著那行字,口中的硬糖被牙齒咬碎,甜膩且濃郁的橙子味充斥著神經。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差不多吧。

  嘴裡叼著橙子味棒棒糖的KYO拿著剛倒好的果汁回到電腦桌前,熟練的戳開QQ聯繫人上第一個英文名字,輸入,發送。 

 

  NURU,我最近要去出差,會多待一天的時間,你要不要來當我的地陪啊( ̄3 ̄)?

 

  一開始的他,並沒有想像過會喜歡上這個人。第一次看到他的實況,只是覺得這個人還挺有趣的,操作在眾多實況主中雖然算不上很好,但勝在他有毅力。別人可能死個十次就放棄的地方,他硬是嘗試了好多遍也要打過去。

  那之後他又找時間多看了幾個他的實況,意外發現他們的波長很合,常常他講了一個梗,在大家都還沒反應過來時他便已經理解,合拍到他自己都覺得有些恐怖的程度。

  他開始覺得有趣、他試著跑去和他搭話,然後他們成為了朋友。

  以前的他在意著遊戲輸贏,而現在他卻發現只要和他一起玩,被坑也好、輸了也沒有關係,只要他開心他就覺得自己的努力一切值得。 

  隱隱約約感覺自己變了,卻似乎也沒有關係,他期待著、雀躍著,他們逐漸熟悉,更甚至是那樣兩人都不戳破的曖昧氛圍。

  他也知道他不喜歡把二次元和三次元混談,所以他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拿捏好分寸。QQ上的聊天也好,微博上的互動也好,直播間的彈幕也好,在不會給他造成壓力的情況下讓他知道他昰在乎他的。

  ……頂多在去年聖誕節時忍不住試探了他一下,雖然馬上就被拒絕了。

  想到這裡,還真有點哀傷。

  剛剛傳給他的訊息其實也並沒有抱著他會答應的期待,大概算是例行調戲吧?正這麼想著的他,卻收到了讓他差點摔下椅子的回覆。

 

  好啊。

 

  螢幕那頭的他這麼回應。 

  不知什麼時候掉到地上的橙子味棒棒糖在地板上滾了幾圈,沾了一地黏膩,連帶著房間中的空氣都酸甜了起來。雖然雙手在鍵盤上飛快的打字要敲定時間地點的主人現在並沒有空去理會。

* 

 

  「NURU,你在哪裡呀?」

  「嗯……一樓門口旁邊。」

  「好,等著我啊!」 

 

 

  電話沒有掛斷,這頭的他聽得見那人小跑的喘息和腳步聲,他張開嘴想告訴他不用著急,慢慢來就可以了,最後卻什麼聲音也沒發出來。 

  遠遠的看到一個人朝他走過來,明明旁邊還有其他匆匆忙忙的人們,他卻知道那就是他。 

  大概是直覺吧,他胡亂的想著。 

  對方似乎也看到了他,朝著他小跑過來。

  一百步,九十步……五十步,十步,五步,四步,三步,他來到他的跟前。

  那個人一手拿著手機,一邊伸出了手,似乎是有點緊張,語氣有點高昂的在電話那頭對他說道:「Hello,NURU,我是Nintendokyo!」
  一直以來都是透過麥克風傳來的熟悉的聲音,這次真真實實的在他面前這麼說著。他突然有點想笑,原來會緊張的不是只有他一個嘛。
  「你好啊,KYO老師。」

  如果是他的話大概沒問題的。

  這麼想著的他,悄悄的踏出了一步。

  幾乎同時,他看見那人上揚的怎麼都壓不下去的嘴角,朝他又跨了一步,抓住了他的手。

  「見つけた。」


【雙N】夏天

◇NintendokyoxNURU
◆繁體字
◇小段子

  「分我一口吧?」KYO湊近了NURU,那是近的連對方的呼吸都能感受到的距離。他在舔著霜淇淋時,眼神卻完全沒注意那支霜淇淋,而是全神貫注的注視著NURU。
  NURU撇開了視線,有些不敢看著他的眼睛。

  KYO看著NURU因為撇過頭而露出來的粉色的耳朵,輕輕的笑了起來。
  「笑什麼?」聽到笑聲的NURU看了過去,聲音因為害羞有些顫抖。
  「沒什麼。」KYO湊得更進了些,他看著他羞赧的閉上了眼睛,笑著讓兩人之間的距離變為零。
  NURU手上的雙淇淋掉到了地上,在熾熱的太陽下溶了一地黏膩,但這種時候誰還在乎呢。


【吳葉】萬聖節系列

◇說是系列但和前面幾篇一點關係都沒有
◆雖然萬聖節已經過了但我還是要發(任性
◇繁體字
◆OOC你懷疑嗎
◇取名廢有沒有人要救文章名
◆短小



  吳雪峰是少數知道葉修真身的人類之一。

  第一次遇見那個少年是在夏天夜晚的公園裡,還沒長開的身體穿著單薄的襯衫,嘴裡叼著一支菸吞吐著。
  坐在公園長椅上的他像隻懶散的貓咪,與沖沖走過的路人相比格外顯眼。
  這樣胡思亂想著的吳雪峰,毫無預警的就與對方的視線對上了。
  嘴角輕微揚起的弧度帶著自信和驕傲,那時還沒學會收斂的少年讓吳雪峰看了一眼就離不開視線。

  接著吳雪峰兩點一線的生活就這樣變成了三點一線,家裡、公司、那個公園。
  吃完飯後的晚餐散步,用那短短的時間觀察著那名少年,有時是什麼都沒做的抽著菸,有時是看著遠方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有時也會有散步的狗圍到他身邊和他玩,那時的他會把菸掐掉,將狗抱到長椅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摸著狗狗的頭,唯一不變的嘴裡總是會叼著一根菸,不管有點著不點著。

  真正改變關係是在萬聖節那天。
  因為鄰近萬聖節而突然增加的工作量,讓吳雪峰好一段時間無法像平常一樣準時到公園報到,即使下班趕去公園也已經杳無人煙,在昏昏忙忙得過了一個禮拜以後,終於在萬聖節當天能準時離開。
  幾乎可以稱的上是期待,吳雪峰在平常的那個時間來到公園裡,遠遠的他便看見那個人和那睽違了一個禮拜的自信。

  他生而為王。

  看著掐滅了菸的葉修從長椅上跳下來,朝著他走過來時,腦子不知怎麼的就閃過這個句子。
  「你好像好久沒來了嘛?」站到他面前的少年笑嘻嘻的,剛抽完菸的他身上還有淡淡的菸味。
  「萬聖節前的加班……話說原來你有注意到啊。」吳雪峰稍微有些訝異,他認為他已經做得很隱蔽了。
  「那種視線怎麼樣都很難忽略的吧。」葉修笑了起來,「這麼說起來今天是萬聖節呢,Trick or treat?」
  「唔,我身上現在沒有帶糖果啊。」吳雪峰攤了攤手,卻出乎意料的被葉修抓住。
  吳雪峰有些錯愕的愣了下,讓他錯過葉修那一閃而逝的調皮笑意,「那就讓我treat一下吧,猜猜我是什麼呢?」
  這麼說著的葉修,卻沒有給他猜測的時間,感覺到手中有股往上的力量,他看見對方逐漸變的透明,漂浮起來的身體,連襯衫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了向床單的白色布塊。
  「……是幽靈嗎?」吳雪峰似乎沒有被嚇到的樣子,只是新奇的眨了眨眼睛,這讓存著惡意的葉修感到有些挫敗,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微妙的感覺到對方反抓住了他的手。
  「嘛,算是吧。」恢復成人類模樣的葉修試圖把手從對方的手中掙脫出來,但吳雪峰不知是不是沒有察覺,就這樣牢牢的抓緊他不放。
  「我叫吳雪峰,大概只是個普通的人類,認識認識吧?」稍微踏前了一步,吳雪峰幾乎把葉修圈在懷裡,人類溫暖的熱度讓葉修覺得有點燥。
  然而年少輕狂的他,即使本能的察覺到了某一程度的危險也是選擇硬逞強,「葉修,大概算是幽靈裡面的老大……萬聖節快樂啊,雪峰大大。」
  「萬聖節快樂,葉修。」



對不起我好久沒發文了,雖然我覺得大概沒人在等窩,大家好久不見啊(ミ´ω`ミ)

【黃葉】黃少生賀

佔位,雖然聽說我上次那誰和那誰的生賀都還沒填(。
不過這個應該不會坑吧(。
突然想到我12號要出國,如果明天沒發出來大概就要18後以後見(。